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 >> 图片新闻

纳溪:一片茶叶 承载三代茶农的守候

文章来源:nxngb   发布时间:2019/1/9 15:07:45   浏览量:

“茶叶品牌多了让人觉得很乱,商家各自为阵,各自宣传自己的品牌,不仅很难实现统一的品牌营销,更让消费者无从识别。”12月15日,护国镇梅岭村特早茶茶园冬管现场,第三代茶农吴桂梅说,纳溪茶的最大特点就是“早”。2018年2月11日,“纳溪贡茶•等您回家”新春新茶媒体见面会在人民大会堂新闻发布厅举行,向世界宣布今年的新茶在除夕前上市。

作为“贡茶产地”“中国特早茶”之乡,纳溪是中国同纬度最早产茶的地区。纳溪产茶历史已逾千年,唐代茶圣陆羽所著《茶经》便记有“纳溪、梅岭产茶”之句。目前,纳溪有标准茶园面积30.5万亩,茶叶总产量达1.8万吨,茶产业综合产值42亿元,带动茶农人均增收3000余元,成为当地富民增收的支柱产业。

逾越千年历史,不同时代的种茶人,以茶为媒,交朋结友,与茶相依为命,演绎了许多说不尽道不完的茶故事。改革开放后,纳溪区护国镇梅岭村吴进之重拾种茶、制茶的行当,带着儿孙三代勇立潮头,演绎了一段新时代的茶农故事。

种茶人吴进之:“我种了2000亩优质茶园”

“现在村民种茶能挣钱,要感谢当初吴大爷带领大家发展茶叶。”梅岭村党支部书记何幸所说的吴大爷,是梅岭村土地改革后的第一代茶农吴进之。

吴进之家祖辈居住在护国镇梅岭村,世代以耕种为主,辅以茶叶栽种贩卖。“种茶发不了大财,但也饿不了饭。”先辈的训诫已镌刻在吴进之的脑中。“茶树的寿命大约为150年,也有超过1000年的老茶树,一次栽种,可以管几代人。”

吴进之(左一)与儿子、孙女一起聊茶的故事

“茶农只是把老茶叶割下来,揉几下烘干后便拿出去卖了。”1983年,土地改革,护国镇梅岭村尚有2000多亩老茶树,传统的产茶方式生,使茶叶的销售市场越来越窄,满山的茶叶卖不到钱。当时伏金村支部书记屈银州找到吴进之,让其承包村里的茶山。几番说服,吴进之无奈之下接过村里的茶场。

那时,吴进之为了提高茶叶品质,到泸州市农业局邀请茶叶专家朱林衡到茶山,现场支招。“要让市场价格好,那就搞无性繁殖改良。”

“我当时还没听说过啥叫无性繁殖?”在朱林衡的指导下,吴进之对土壤进行检测化验,然后引进福鼎茶进行改良扦插。“那时茶叶才卖5元一斤,工人工资每天就要花1.2元,周边老百姓都说我是疯子。”吴进之暗暗发誓,不能再让茶农对自己失去信心。

1986年,吴进之无性繁育的乌牛早、福鼎9号等特早茶试采,进入市场便卖出了50元/斤的高价。吴进之说:“当时坐班的每月都才30多元,一斤茶叶就能卖出一个半月的工资,茶农比上班的还洋气,村民开始争先恐后种茶做茶。”

“茶叶好了就有市场竞争力。”吴进之说,当时周边的茶场的叶子都经过他的手进入市场,“当时纳溪的茶,近一半都是我销售出去的。”

“从无性繁殖到扦插茶苗成功,我为茶农培育了数万亩乌牛、平阳等优质茶苗,我亲自带队栽种的也近2000亩。”吴进之说,一个好的茶叶品种能带动一个产业,一个著名的茶叶品牌可以富裕一方百姓,我们只有不断改良茶的品种,才能保住“纳溪贡茶”“纳溪特早茶”的金字招牌。

制茶人吴阳明:“我要做好每一斤茶叶”

“因为芽茶的价格非常高,普通茶农茶企都只做芽茶。”吴阳明是吴家的第二代茶农。他说,做茶是个精细活,学时靠师傅言传心授,而后更需不断学——只有做到老、学到老,才能不断出茶叶珍品。

吴进之家门口的茶园

上世纪八十年代初,吴阳明跟随父亲进茶山,学习茶叶采摘和管理,1985年,经父亲的同意,进入伏金茶厂开始学做茶。“那时差不多做的都是大宗茶,靠机器茶青,技术含量相对较低。”

1993年,芽茶进入高端茶叶市场,手工茶再次走俏,每个名茶开始有了自己的特点。“扁、平、伸、翠、绿、香,这是西湖龙井的特点。”吴阳明也开始着手研究绿茶,从茶叶的形状、光滑度,细度,叶片大小等方面去尝试制作。

如何评定一杯茶?“观汤色、闻茶香、品口感是基础。”吴阳明说,茶的汤色和茶香的关键都在杀青这道工序中。采摘芽茶也有讲究,早晨要等露水晾干后采,水分重了,要影响茶的汤色和香气,不能摘取基把腿、余叶,会影响茶叶的形状;在杀青过程中,温度控制在350℃以上,出来的茶叶汤色才好……经过研究探索,吴阳明的茶叶也做出了自己的特点:清香带栗香。“纳溪特早茶制作从采摘鲜叶、摊凉、杀青、捡散、初烘、复揉、二揉、干燥、焗火提香、分拣、分级,先后有20多道工序。”

在与各地茶农的交流探索中,吴阳明父子俩制作的茶产品先后多次摘获国家、省、市、区的金、银、铜牌奖牌,特别是2002年制作的“凤羽茶”斩获了“中国茶博览会中国名茶”金牌。

“我只求做好每一斤茶叶。”吴阳明说,自己至今每年芽茶的产量最多才1000多斤,毛峰也就做12000斤左右。为了保障脱手的每一斤茶叶的质量,他依旧秉持质量第一,产量第二。

卖茶人吴桂梅:“让更多人喝到纳溪早茶”

“现在有些茶叶品种经过改良,实现秋冬季生长,那除夕茶、元宵茶就不再是纳溪的特色。”吴桂梅对目前纳溪特贡茶的前景胜似堪忧。

作为吴家第三代茶农,吴桂梅从小看着爷爷和父亲管茶做茶,对茶有自己的理解和认识。她注册了自己的特早茶公司和种植专业合作社,利用互联网+提升纳溪贡茶的知名度,拓宽自己的销售渠道。“每年通过网络平台、微信及电商平台,网上订单就可以卖掉30%的茶叶。”吴桂梅说,互联网+最大的优势就是,在家里,就已经把茶叶卖到了美国,南非,日本,新加坡、台湾等地。

茶叶销售远了,吴桂梅便有了新的思路。“我们需要建立属于自己的品牌和标准,只要消费者看到贴有‘纳溪贡茶’或‘纳溪特早茶’的专用标志,就知道这是可信任、有保障的茶。”吴桂梅认为,只有通过质量抢占市场,让市场反促纳溪茶叶产量。“宜宾从纳溪引进早茶品种,却把早茶品牌做得比纳溪还要响亮,集中品牌,是纳溪贡茶持续走远做大的首选之路。”

“爷爷那一代茶农探索出了乌牛早等系列早茶,更换了茶叶的品种。”吴桂梅说,纳溪贡茶的品牌已经享誉千年,要守住这块金字招牌,更新茶叶品种也势在必行。“茶叶品种的改良培育具有较高的风险性,需要政府扶持专业的茶叶改良企业,联合科研院校,推陈出新,让茶叶能适时更替换代。否则,不久后的茶山,将再覆蹈昔日之路,让纳溪贡茶再次落幕。”

航拍护国镇梅岭村的茶园

吴桂梅说,有序更换新茶叶品种时,还可以围绕茶做一系列增值“文章”。把茶园建设园林化,栽种成太极图案、八卦阵图案、迷宫等;要结合不同茶叶的色彩,栽种多色茶园、彩色茶园,实现茶叶品种布局特色化,甚至在同株茶树上嫁接多个不同色彩的茶叶品种,让单一的“嘴巴经济”向“眼球经济”“订单经济”“乡愁经济”等多元经济领域拓展,实现一、二、三产业融合,拉伸茶产业的价值链条。(记者  杨涛 文/图)